专稿 | 剖析在阿富汗的外籍恐怖主义力量

发布时间: 2021-10-11 16:20:58
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美国在反恐战争期间,称阿富汗为恐怖主义的“安全天堂”。塔利班新政权已正式承诺“确保阿国领土不被任何力量用来威胁相关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但国际社会的要求和期待,是它与各种恐怖主义力量“切割”或“划清界限”。联合国、欧盟以及其他一些国家已经明确:把这一点作为承认塔利班新政权的一个先决条件。

阿富汗恐怖主义力量基本图景

活跃在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力量数量众多。阿富汗前政府认定了20多个恐怖主义组织。总体而言,在阿恐怖主义力量的基本图景是:来源多样,构成复杂,各有自己的目标、议程和策略,与阿塔的关系也不尽相同。

第一,在阿外籍恐怖分子主要来自五个国家和地区。一是中东,如基地组织,以及长期生活在阿富汗的阿拉伯武装分子。“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领导人扎卡维、所谓“伊斯兰国”的创始人巴格达迪等人,都曾在阿富汗生活过。二是俄罗斯,如车臣武装分子。三是中亚地区,如乌伊运和“安拉战士”等。四是来自中国的东伊运和东突。五是来自巴基斯坦,其人数最多,占在阿外籍恐怖分子总数的60%左右,主要的组织包括巴塔、虔诚军、坚格维军、穆罕默德军、先知伙伴军等。

第二,在阿外籍恐怖主义力量的政治议程不尽相同。表面看,它们的意识形态大体属于“伊斯兰主义”范畴。但其具体主张多有差异。呼罗珊分支、坚格维军、先知伙伴军等组织有激进的教派主义议程,袭击什叶派穆斯林是其重要任务之一。在政治纲领和目标方面,则有“超国家议程”和“民族国家议程”之别。

(1)基地组织和呼罗珊分支等跨国恐怖主义网络谋求“超国家议程”。其目标是建立全新的世界秩序,即要建立覆盖整个穆斯林共同体(乌玛)的“唯一的伊斯兰国”(哈里发国家),废除当前伊斯兰世界多个国家共存的格局。其中,呼罗珊分支比基地组织更激进。基地组织仅把建立“哈里发国家”作为远期奋斗目标。而呼罗珊分支所追随的“伊斯兰国”则在2014年6月直接宣布建立“哈里发国家”。这是乌伊运等流亡在阿的一批恐怖分子加入呼罗珊分支的关键动力:他们意图借助“伊斯兰国”及其呼罗珊分支的力量,通过建立无远弗届的“哈里发国家”,推翻原籍国政权。

(2)巴塔和巴基斯坦若干恐怖分子主要追求“民族国家议程”。过去10多年,巴塔的政治纲领是打击巴基斯坦政府、军队及其重大利益目标,废除巴国现行宪政制度。最近巴塔领导人努尔·瓦里·马苏德发表公开讲话,提出了新的、实际上可称为分裂主义的纲领。他宣布,巴塔的目标是夺取巴国境内的普什图地区,建立独立的伊斯兰主义国家。他强调,巴塔只与巴基斯坦政府为敌;只要中国不介入它与巴国政府之间的矛盾,就不会与中国为敌。

第三,在阿外国恐怖分子与阿塔组织之间的关系模式主要有四类,由亲到疏依次为:

(1)寄生,即加入阿塔,成为其正式或联系成员。阿塔自诞生不久,其队伍中就一直有“外籍战士”,起初主要是巴基斯坦人和阿拉伯人,后来也接纳车臣、中亚和中国人。他们与阿塔并肩作战,为阿塔两度夺权做出过大小不一的“贡献”。

(2)互利合作。基地组织是典型。塔利班在第一次当政时期,给基地组织提供政治庇护和安全保护,基地组织报以资金和人力支持,设法帮助提升塔利班政权的“道义”形象和宗教地位,改善其孤立的国际处境。本·拉登还直接促成了塔利班与哈卡尼网络结盟。2002年以后,基地组织与塔利班联手反美,休戚与共。

(3)和平共生。比较典型的是巴塔和虔诚军等巴国恐怖主义力量。巴塔虽和基地组织一样,奉阿塔埃米尔为其最高领导人,但它坚决反对巴国政府军队的政治立场,与阿塔相左。2009年起,阿塔主动疏远巴塔,但默许其在阿国境内生存发展。有资料显示,巴国在阿恐怖分子约有6000-6500人,其中多数集合在巴塔麾下。这类外籍恐怖主义力量与阿塔各自独立,它们得以在阿国存续的前提条件是,不挑战阿塔的领导权,遵守普什图社会传统的“宾客之道”。

(4)敌对。迄今为止这种关系是例外,而非常态。最典型的是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它自2015年成立以来,公开与阿塔抢夺各种资源和“圣战”领导权,多次与阿塔激战。它在2017年遭受美国超级炸弹重创后,一度与阿塔达成停火协定。但它始终没有停止过对阿塔的“道义”谴责。它常用来批评阿塔的修辞包括:阿塔是“巴基斯坦的傀儡”,未能严格落实伊斯兰教法,容许毒品交易等。今年8月15日阿塔入主喀布尔后,它不仅重复上述论调,而且已经发动了多次恐怖主义袭击,公开挑战塔利班新政权。

可见,在阿恐怖分子不是单一的、统一的、固定的团体或组织,而是多元的、构成复杂且多变的非稳态聚合体,与阿塔的关系亲疏不一。

恐怖分子聚首阿富汗两大成因

恐怖主义是全球性的政治现象,当代多数国家都有本土恐怖分子,其形态和成因千差万别。阿富汗的特殊之处是,其领土上聚集了为数众多的外籍恐怖分子,估计超过一万人。这些恐怖分子前往阿富汗的具体动机不同,但有两大关键成因相似。

(1)地缘政治。主要包括两个环节。一是世界大国及地区大国博弈。在世界政治层面,20世纪80年代美国支持阿富汗抗苏战争,培育了阿富汗与阿拉伯穆斯林的特殊关系网络,直接促成了基地组织的诞生。21世纪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消除了20世纪末塔利班政权与基地组织之间原有的政治分歧,将二者紧密团结在“反美圣战”大旗下,还加强了塔利班与中东政局及其非政府玩家之间的联系。在地区政治层面,巴基斯坦与印度之间的敌对,是本·拉登和基地组织能够重返阿富汗的引擎。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的对抗,也正在围绕呼罗珊分支而展开。二是基于自然地理关系所形成的邻国政治联动。阿富汗的邻国在20世纪末开始加强国内反恐行动,直接推动其恐怖主义力量外逃求生。阿富汗是他们的目的地之一。

(2)政治环境。外籍恐怖分子之所以选择前往阿富汗,而非其他国家,原因复杂,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阿富汗的现实政治环境。它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长期战乱和动荡,中央政府或有名无实,或监管能力虚弱,政治法律秩序缺位,法外之地众多,成为各种违法犯罪力量的“完美避风港”。

外国恐怖主义力量进入阿富汗、或与阿塔建立联系的基本方式和路径具体主要有三种:

第一,外籍恐怖分子为现实政治环境和条件所迫,前往阿富汗“避难”。本·拉登及其基地组织在1996年年初被前东道国苏丹政府“请离”后前往阿富汗。相关国家的恐怖分子则是为了逃避本国政府打击而前往阿富汗。

第二,在阿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力量发生政见分歧或者利益冲突,脱离原有的组织,主动加盟域外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由此成立。2014年7月初,阿籍指挥官阿卜杜·卡西尔·呼罗珊尼和阿卜杜·拉希姆·穆斯林·多斯特与两名巴塔指挥官一道,公开支持中东的“伊斯兰国”,于2015年1月正式成立“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先在的分歧和矛盾是他们与阿塔竞争敌对的关键原因。

第三,阿塔反叛期间在海外建立领导中心,由此形成跨国联系。2002-2020年,阿塔的中央机构和军事指挥中心主要在阿富汗境外。美国反恐高压的环境,使阿塔中央难以正常与各战区及战地指挥官保持通讯和联系。随着战局和各地兵力实情变化,阿塔先后在巴基斯坦和伊朗建立起五个军事指挥中心(军事舒拉)。这些军事舒拉各有自己的在地联系。其中,在巴国的白沙瓦舒拉和米兰夏舒拉与躲藏在当地的外籍恐怖分子有较多联系。

反恐主要障碍源自“双重标准”

关于塔利班政权能否与恐怖分子真正划清界限和切割的问题,有必要区分塔利班的反恐意愿和它所拥有的实际能力。即便假定塔利班拥有充分且真诚的反恐意志,其实际能力也将面临至少三大障碍:

第一,历史的惯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普什图传统习俗(普什图法则)的限制。不少外籍恐怖分子躲藏在阿巴边境部落区。在普什图传统习俗中,主人庇护客人是刚性很强的规则,至今依然如此。

一旦东道主承诺提供庇护,就与宾客结成安全和荣誉共同体;任何第三方对客人的胁迫追击都等同于对主人的侵犯,主人必会抵抗。保护客人安全被视为直接关乎主人的尊严和荣誉,普什图人为了捍卫尊严和荣誉,会不惜代价。这是奥马尔在2001年坚决不交出本·拉登的一个重要原因。

其二,既有的关系结构(交情)。在阿外籍武装分子数量众多,背景复杂,其中不少人曾与阿塔并肩作战。阿塔或许可以应相关国家要求,打击呼罗珊分支和巴塔等力量,但不大可能“一刀切”,同等对待所有外籍恐怖分子。

第二,塔利班内部的分歧。在如何对待外籍武装分子的问题上,塔利班内部始终有意见分歧。20世纪末塔利班曾陷入“本·拉登危机”,当时其内部高层在如何对待本·拉登的问题上,与奥马尔意见相左。2015年以来,呼罗珊分支也引发了塔利班内部的矛盾和紧张关系。实际上,过去10多年,塔利班几大军事舒拉背后各有金主。金主们的利益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塔利班各派系对外国武装力量的态度。这种影响力在未来一段时间还将持续。

第三,复杂的国际政治斗争。迄今国际社会还没有公认的关于“恐怖主义”的定义。双重标准始终存在。在国家间政治中,一国的恐怖主义力量常被另一国当作“自由战士”或“人权斗士”,甚至当作战略工具或代理人。

印度与巴基斯坦的敌对、伊朗与沙特阿拉伯的角力,以及正在和即将出现的其他国家间对抗,都可能使在阿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力量成为代理人。

比如美国国务院2019年《国别恐怖主义报告》认定了60多个恐怖主义组织,其中就不包括俄罗斯和中国的恐怖主义组织。这意味着他们将得到相关国家的支持,用来攻击战略对手及其在阿建设项目和利益目标。呼罗珊分支、巴塔、东突和东伊运等恐怖分子,都可能成为相关国家的代理人。这种由大国博弈所滋养的恐怖主义问题,实际已超出任何阿富汗政权的掌控和治理能力。它是塔利班反恐政策实践的最大障碍,也是地区安全面临的重大威胁。

相关标签:

友情链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驻吉经参    中驻哈经参    中驻乌经参    中驻土经参    中驻塔经参    中驻阿经参    中驻格经参    中驻亚经参    哈大使馆    吉大使馆    乌大使馆    土大使馆    中亚科技服务站
天津在线    天山网    亚心网    亚欧网    每日甘肃网    霍尔果斯政务网    霍尔果斯新闻网    伊犁新闻网    伊犁绿河谷    塔城新闻网    伊宁市政府网    乌苏市人民政府网    塔城地区政府网    吐鲁番丝绸之路在线    阿勒泰新闻网    乌鲁木齐在线    红山网    今日新疆网    黑龙江新闻网    东北新闻网    沈阳网    青海新闻网    宁夏新闻网    陕西西部网    内蒙古新闻网    银川新闻网    中国西藏网    新疆网    亚欧外贸中小企业服务平台    中国喀什网


版权所有:丝路新观察网  电话咨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国内地址: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金银大道200号新闻大厦7楼
国外地址: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市伊桑诺娃大街1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