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恩别科夫为何会下台?扎帕罗夫新政是否“换汤不换药”?看专家给你详解

发布时间: 2020-11-01 12:03:53
来源:丝路新观察网
浏览次数:0
分享到:

扎帕罗夫和热恩别科夫。

丝路新观察11月1日电 当地时间10月14日,扎帕罗夫正式出任吉尔吉斯斯坦总理。15日,时任总统热恩别科夫发表全国讲话宣布辞职,由于议长拒绝代理总统职权,总理扎帕罗夫宣布自己将行使总统权力,并自此成为吉尔吉斯斯坦历史上前所未有、集国家两大权力于一身的人物。更有消息报道,扎帕罗夫26日在视察该国科奇科尔地区时表示,他将参加明年初的总统选举。

对于从监狱走上国家政治权利巅峰的扎帕罗夫,吉尔吉斯斯坦专家有何看法,他们眼中的扎帕罗夫是否真如表象一般“逆风翻盘”?

大权在握

“他目前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可怕压力。一是人民期待他能创造奇迹,二是经济形势阴云密布,三是他在行使权力时有时间限制。”“Adilet法律诊所”公益基金会负责人乔尔蓬·扎库波娃说。

她认为,唯一的问题是,扎帕罗夫将如何巧妙地利用这些机会。难点在于,扎帕罗夫没有一个可信任的团队。

“他曾被拘留,自由后立马坐上了总理的位置,然后又成为代总统。我认为,‘一步登天’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意外。但除了政治动机,他还需要一个好的团队。人事任免往往会引起诸多问题,一部分人已经心生埋怨。一方面,他必须吸引自己的支持者,因为他不信任任何人,或者说他确实不了解公务员队伍的人事潜力。另一方面,他对支持者也有一定的义务。此外,他必须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提拔的人。但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驱逐出政界。因此,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他也处境艰难。”扎库波娃说。

目前,扎帕罗夫已经表现出自己的决心,但这能否画上圆满句号,主要取决于他将任命的人员。

“除了非常紧迫的时间外,我们不知道卫生部对第二波疫情的准备情况如何,矿企遭受了多大的损失,以及损失金额。所以很难说他在当前预算赤字下能做些什么。当然,指望扎帕罗夫进行改革是非常幼稚的,因为没有资金就无法进行任何改革。如果他能把国家撑过这个冬天、老老实实举行选举,那就是大功一件。”政治学博士阿谢尔·杜洛特克尔迪耶娃说。

在她看来,比什凯克首先希望扎帕罗夫举行公平选举,而各地州则希望他首先稳定经济。她认为,人民支持扎帕罗夫的原因其实是经济层面的:疫情、检疫、不能回俄罗斯打工的劳务移民。到冬季,这些问题都会比现在严重得多。

杜洛特克尔迪耶娃说:“当前主要问题之一是:到哪儿找资金援助。当局已经开始求助国际社会、欧盟,但外部援助在夏季就已经停止。欧洲、西方国家本身也受到疫情重创。所以我不认为它们现在能给吉尔吉斯斯坦带来重大帮助。俄罗斯还在观望。这非常困难,外部支持来源将变得非常稀少,即使有,也是微乎其微,且很有可能只是为了支持选举。但我认为,不应该期待对今年预算以及任何改革的援助。”

她说,唯一能找到所需资源的方式即真正的、非面子功夫的反腐,从离岸账户归还被转移的所有资金。很难说扎帕罗夫是否有足够的政治意愿。扎帕罗夫在发言中指出,反腐不是人满为患的监狱,不是执法机构的姿意妄为,而是对所有人一视同仁、明确和可执行的法律。

但扎库波娃注意到,当前立法允许全面打击腐败。“这些权力在前几任总统在位期间就已存在,立法没有对反腐进行任何限制。问题在于人事,还有政治动机。”扎库波娃说。

新面孔、旧承诺

政治学博士候选人阿尔祖·舍拉诺娃说,尽管扎帕罗夫是通过抗议者对政府新面孔的要求上台的,但他对人民的讲话没有提及什么新的内容,仅罗列了长期存在的问题。扎帕罗夫不久前接受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采访,在总结权力交接的结果时阐述了自己的政治方针,他的理解是加强总统制、恢复单议席选区和削弱议会的作用,以及引入新的机构“忽里勒台”。扎帕罗夫认为吉尔吉斯斯坦的议会制经验是不成熟的。但舍拉诺娃认为,扎帕罗夫的这一方针更像是“回到过去的体系”,而不是新的改革或“革新”。

“在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的前夕,扎帕罗夫所宣布的计划,包括‘声势浩大’地逮捕马特莱莫夫和宣布经济大赦,不能不说是为了展示他自己的强势和果断,这将使他和他的团队在选举前获得一定的政治分数。换句话说,扎帕罗夫团队的竞选活动已经拉开序幕。鉴于当前现实: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预算赤字、疫情以及劳务移民从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回流等,政府设定的总任务和这么短的执行时间,听起来更像是选举承诺,而不是具体的政府规划。”舍拉诺娃说。

牛津大学公共政策硕士奇娜拉·捷米洛娃对扎帕罗夫的评价更为绝对。她认为,扎帕罗夫不过是一个巧妙利用社会矛盾提高自身知名度的民粹主义者。

“我认为他没有具体计划。他通过库姆托尔金矿国有化的言论获得了极高人气,曾声称库姆托尔的收入可以达到数十亿美元。虽然没有几十亿,但所有人都记得这番话。而他不久前说,库姆托尔的国有化已经没有意义,因为那里已经没有黄金。结果并非如此。最近的分析表明,库姆托尔还有黄金储量。现在,当他引用一些事实的时候,我都会产生怀疑。”捷米洛娃说。

在她看来,扎帕罗夫的承诺让人联想到营销技巧,即分析人们的情绪,在特定时间给予人们想要的东西。

“我不认为他有任何改革计划或方案。他只是在谈现在很流行的东西。例如,大家不明白什么是议会制,应该回到总统制。他只是在回应普通老百姓的期望。懂政治、懂经济的人都明白,解决这些期望需要一个综合办法。这是很复杂的决定,并不那么通俗易懂。但像扎帕罗夫这样的民粹主义者,给人们提供了非常容易解决的问题。”捷米洛娃说。

政治学家阿伊达·阿雷姆巴耶娃赞同这种观点,她没有发现扎帕罗夫与其前任的特殊差异。

她说:“我们没有看到安全部门、司法系统和整个政府的改革。对扎帕罗夫来说,现在最主要的是抓住权力,然后加强它。为此他提议修宪。现行宪法赋予总统巨大的权力,但扎帕罗夫希望建立一个超级总统制的政府,让议会更为次要。我认为,政变后的历史将再次重演——财产重新分配。可能会有一些非实质性的改变、轰动一时的拘留,来仿效反腐运动,但仅此而已。就像我们最近看到的马特莱莫夫拘留案——他将被迫转移一部分财产,也就是“割肉”。但遗憾的是,我们在扎帕罗夫统治下将看不到任何繁荣局面或国家行政管理上的改革。”

双人合作

部分政治学家认为,在10月4日议会选举后的民怨浪潮中,“扎帕罗夫+塔希耶夫”的双人合作模式协调发挥作用,两人共事已有10年,并将在未来继续合作。杜洛特克尔迪耶娃认为,如果扎帕罗夫因为某些原因无法竞选国家总统,他们甚至可能会“王车易位”。

“他们在很多方面观点一致,比如一些民族主义纲领、宪法改革,从战略上看,两人现在成为竞争对手是非常愚蠢的。他们的力量正在合作、齐头并进。打比方说,如果宪法不允许扎帕罗夫竞选总统,很可能塔希耶夫会参选。”杜洛特克尔迪耶娃说。

然而,也有分析家认为,政治中的友谊是一种不被允许的奢侈品。

捷米洛娃说:“正如丘吉尔所说,政治上没有朋友,只有利益。扎帕罗夫和塔希耶夫曾经利益一致,他们想得权,也得到了权力。我认为,两人的利益即将分道扬镳。我们在近代史中也能找到例证:阿坦巴耶夫和热恩别科夫曾十分交好,共同经历过很多,但最后也撕破了脸。我不认为扎帕罗夫和塔希耶夫将继续和平共事。一方面,塔希耶夫认为扎帕罗夫对自己有所亏欠。另一方面,扎帕罗夫明白自己欠塔希耶夫很多,但这种感觉通常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政治上的独立是非常重要的,要推行自己的主张。在前一两个月,就扎帕罗夫、塔希耶夫、总统选举和宪法改革会有非常有趣的政治事件。我们将迎来宪法改革,尽管很多人认为没有必要。”

宪法改革

“现在可以修宪,但我不建议这么做。”扎库波娃说。她认为,这不是一份用来适应当前政治利益的文件。这样做只能导致国家不稳定。

“即使是现在,我们也一直面临着不存在理想宪法的事实。现行宪法已经经历了所有强制性程序,而我们遇到的困难是宪法中的空白或矛盾。例如,议长拒绝履行总统职权。根据宪法,如果总统无法履职或辞职,议长必须在总统选举前履行职责。按逻辑不能放弃。宪法对此没有直接禁止,但默认存在这种规定。这是对宪法规范的解释问题。如果我们在高压下修宪或执行宪法规范,恐怕我们就会沦为纯粹的不被认可的国家。而这不仅对我们来说是不可取的,对国家来说也是致命的——会完全被孤立。”扎库波娃说。

热恩别科夫的失误

10月4日议会选举时的大量违法行为,是对热恩别科夫担任总统后日益不满的最后一根稻草。专家认为,热恩别科夫在就任总统的3年中不止一次地表现出“解决问题而不以任何方式回应问题”的方法,成为群众联合抗议的导火索。在国家元首对记者发现的海关腐败事实绝不作为之后,热恩别科夫的权威在疫情下骤降,群众要求弹劾总统的呼声自此开始。但热恩别科夫没有从中吸取任何教训。

“热恩别科夫没有考虑到疫情的重要性。选举只是所有不满情绪的终点。失业、失去收入来源,这对农村地区来说尤为严重。从3月开始,人们就有不满,对他们来说,公平选举是政府和平换届的希望。而当他们最后的希望被夺走,结果就是这样。如果只有一个政党通过,人们就会咽下这口气。但是当三个政党通过门槛,其余的,比如说受欢迎的政党没有通过,就成了这种不满情绪的催化剂。”杜洛特克尔迪耶娃说。

扎库波娃则认为:“热恩别科夫的自大导致了如此明显的大规模侵犯公民选举权的行为。权力被滥用,但有的行为却不怀好意、触及面广,以至于人民无法接受。理想的情况是,一切都应该遵守其应有的原则。但如果你不能遵守,又想滥用权力,那也是有限度的。当然,还有他的犹豫不决。我想,如果他能及时对来自民间、媒体、参选者的信号作出反应,他在10月初之前就有机会。10月3日、4日、甚至5日,如果他早上反应快一点,还是有机会的。他本可以坐在谈判桌前说话,他本有机会将事情的发展转向另一个方向。但他没有下定决心。”

扎库波娃说,以个人忠诚而非职业化为特征的人事政策,导致热恩别科夫在关键时刻孤身一人。在反腐上缺乏意志,且反腐的选择性和宣示性较强,导致了热恩别科夫的下台。

作者:博洛特·伊萨耶夫

编译:维卡

相关标签:

友情链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驻吉经参    中驻哈经参    中驻乌经参    中驻土经参    中驻塔经参    中驻阿经参    中驻格经参    中驻亚经参    哈大使馆    吉大使馆    乌大使馆    土大使馆    中亚科技服务站
天津在线    天山网    亚心网    亚欧网    每日甘肃网    霍尔果斯政务网    霍尔果斯新闻网    伊犁新闻网    伊犁绿河谷    塔城新闻网    伊宁市政府网    乌苏市人民政府网    塔城地区政府网    吐鲁番丝绸之路在线    阿勒泰新闻网    乌鲁木齐在线    红山网    今日新疆网    黑龙江新闻网    东北新闻网    沈阳网    青海新闻网    宁夏新闻网    陕西西部网    内蒙古新闻网    银川新闻网    中国西藏网    新疆网    亚欧外贸中小企业服务平台    中国喀什网


版权所有:丝路新观察网  电话咨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国内地址: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金银大道200号新闻大厦7楼
国外地址: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市伊桑诺娃大街172号